3線名竹大橋橫跨濁水溪,為南投縣名間鄉與竹山鎮來往的交通要道,於民國50年興建完成(當時稱為南雲大橋),民國67年竹山鎮由雲林縣改隸南投縣,遂改名為名竹大橋。因應逐漸增加之交通量,於民國78年拓寬完成,全長約715公尺、寬18公尺,為PCI橋梁結構;民國89年九二一集集大地震中因車籠埔斷層經過,斷層剛好從本橋竹山端P23-P24橋墩間經過,造成竹山端斷落175公尺交通中斷,本局隨即辦理復建,復建方案採施工簡易快速之多跨連續I型鋼梁橋及浪形鋼鈑配合RC橋面版系統,並於民國8912月竣工。

近年來因颱風洪水侵襲等因素,橋梁橋址附近河道沖刷加劇,河床持續下降,舊橋沉箱基礎已有相當程度裸露,發包前深槽區之最大裸露深度達約6m(沉箱約15m),已達臨界需進行基礎加固補強之狀態,原橋跨徑僅25m,沉箱直徑則為5.6m,阻水面積比較高,河道束縮嚴重,恐加劇沖刷效應,急需改善,故納入省道老舊受損橋梁緊急改建計畫辦理改建。

本橋上游側約5公里處為集集攔河堰,攔河堰阻礙了大部分的砂石下輸,河道因而產生劇烈改變,依歷年河床斷面資料及沖刷潛勢評估,本橋除採31m~34m全套管基樁深基礎外,於橋柱、基礎版及基樁上部10m均包覆鋼板加強保護,在上部結構部份亦採長跨距及鋼箱梁設計,以提升施工速度及效率。此外,為維持原有交通動線,本橋改建採半半施工及下部結構一次施作方式進行,先改建下游側舊橋,改建期間上游側舊橋仍維持通行,俟下游側改建完成後,再改道下游側新橋,進行上游側舊橋改建;為維橋梁安全,改建期間除對仍在通行之舊橋進行監測外,並訂定舊橋封橋水位及加設水位監測器俾利颱洪期間判斷封橋時機。

本橋改建工程於98710日開工,改建初期即遭遇莫拉克颱風侵襲,受上游集水區降下超大豪雨及集集攔河堰洩洪結果,98890時水位已達警戒水位,經研判水位有繼續上升趨勢,故於9889030分完成封橋作業,至8106時水位退到安全水位經檢查安全無虞後重新開放通行。莫拉克颱風過後,承商即開始進行工區整理作業,惟颱風期間之洪水造成河道大幅改變,使得相關作業期程需延後10~15天。改建初期除受莫拉克颱風影響外,基礎及基樁施作過程亦發現H型鋼樁施打效率較低及上游側全套管基樁施工淨高不足等問題,對工程進度造成影響,而在設計單位、主辦單位、監造單位及承包商共同研議下,H型鋼樁施打部份輔以水刀工法提升施打效率,上游側全套管基樁施工淨高不足部分,則以再降挖1.55m並配合鋼筋續接器之替代工法施作。相關困難於改建初期即發現並逐一克服,使得後續工程進度即一路超前,於99714日順利完成下游側新橋並開放通行,讓用路人免除颱風豪雨威脅及封橋改道繞行之困擾。991126日完成上游側新橋開放全線通行,整體工程並於991227日竣工,順利完成於9912月底前完成改建之承諾

3線名竹大橋改建工程在二工處所轄省道老舊橋梁改建計畫中,屬於發包時間較晚的,但工期仍訂在9912月底前完成,並以99年汛期前完成下游側新橋並開放通車為目標。汛期前完成下游側新橋並開放通車意味著施工進度須達80%,對一個在汛期開工的橋梁工程來說這是艱鉅的任務,而施工初期確實也受到不少的考驗,如莫拉克颱風的來襲、H型鋼樁施打功率不彰、上游側全套管基樁施工淨高不足等,但在工程處、工務段及施工團隊努力克服下逐漸步上軌道,趕在99年汛期前完成了所有橋墩之基樁與基礎工程,減低進入汛期施工之風險,並於6月中旬完成了吊梁作業,對於下游側新橋開放通車打了一劑強心針,順利於714日開放通車,解除了颱風期間舊橋封橋繞路通行之風險,而本工程也於991227日如期竣工,完工通車後橋梁耐洪能力大幅提升,並恢復雙向各二車道通車,提供嶄新橋梁服務用路人,讓行車更安全,交通更順暢。

本件工程也是李龍井段長退休前督辦的最後一件重大工程,而在其積極督辦下,工程進度始終超前,各項工程查核成績斐然,亦未發生任何工安事故,並於退休前一天完成了下游側新橋開放通車,為公務生涯畫下完美句點。

改建前每天行經名竹大橋的民眾,總會感受到舊橋的震顫與晃動,內心的不安與焦慮是與日俱增,一次又一次的風災衝擊著這座老橋,也衝擊每個路過百姓惶恐的心,不由得每每通過時總是奮力的加足馬力前進,行車險象環生而且此類事件頻頻發生,不分晝夜,我想這應是每位行車用路人的心聲。

曾經在一場午後雷雨過後,親眼目睹輕型機車因通過伸縮縫時與高速通過的砂石車之間的擦撞,差點造成橋上所有車輛的浩劫,更加堅定立下克服所有障礙排除萬難也要提早完成改建這座老舊危橋的決心。

名竹大橋可以提早順利通車,讓所有用路人不再擔心,曾經聽附近的居民說,有了這條新橋,安全多了,也讓他不會擔心小孩上下學路途會不會發生危險,那臉上感謝與放心的眼神,感覺到一切的努力已經值得了。

與河爭地的橋梁工程,水是最需要解決之處,本工程不但有水的問題,還有地形受限制的困難,下構基礎的作業中,工程人員的心境就像如履薄冰,惡水隨時來臨的恐懼感與生死一瞬間的感覺,非實際經歷者無法言喻。

例如夏季的某天,正值進行河床區基礎工程,山區的一場午後豪大雨,毫無預警的上游端攔河堰逕行放水,事發突然,雖已進行必要的改道措施,但瞬間水位急遽升高,雖立即緊急撤離了施工人員,但短短約一分鐘,滅頂的工安意外就可能發生。

這一次的際遇,讓工地許多離鄉背井的工程師一度考慮為了家庭是否繼續這個工作,不過,最後多決定留下來,因為大家互相勉勵期許著說,工程的完工,民眾可以順暢的交通,這是一件艱困但偉大的工程,但是我們要給居民一條可以安全回家的路!